<var id="hpdb7"></var><var id="hpdb7"><video id="hpdb7"></video></var>
<listing id="hpdb7"></listing>
<menuitem id="hpdb7"><strike id="hpdb7"><listing id="hpdb7"></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hpdb7"></cite><menuitem id="hpdb7"><strike id="hpdb7"></strike></menuitem><menuitem id="hpdb7"><strike id="hpdb7"></strike></menuitem>
<var id="hpdb7"><strike id="hpdb7"></strike></var>
<menuitem id="hpdb7"></menuitem>
<ins id="hpdb7"></ins>
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三無”校外培訓機構包圍一些中小學

2021年08月02日08:29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三無”校外培訓機構包圍一些中小學

  部分培訓機構應對檢查。(督導組供圖)

  近期,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組織16個國家督查組對全國30個。▍^、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落實“五項管理”(手機、睡眠、讀物、作業、體質管理)情況進行實地督導。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隨第13督導檢查組在貴州、云南兩省實地督查時,看到這樣的場景:

  密密麻麻的招生海報、頗具誘惑力的宣傳標語,在貴州省安順市實驗學校對面的小區里,圍墻上張貼的大量校外培訓機構的廣告引人注目。

  實際情況卻與宣傳不完全符合——不少機構不僅硬件設施差,甚至還處于“三無”狀態:無辦學許可證、無營業執照、無法核驗教師資格。

  在該小區3樓一家名為黔程教育的校外培訓機構中,經營人陳某租用了同一樓層的兩套民房,一套做教室,一套做托管中心。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到訪時,教室里只有一名頭發花白的老人在為孩子輔導作業。陳某說,這位老人是退休教師,但未提供相關資格證書。

  當作托管中心的那套民房環境也十分簡陋:兩個臥室各放有兩張高低床,床鋪凌亂,地面沒有清掃整理,隨意堆放著一些雜物,沒有任何消防設施,存在較大安全隱患。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督導組成員在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區抽查的部分校外培訓機構中。在毗鄰多所中小學的一個社區里,就有居民反映,小區里存在租用民房開辦學科輔導班的現象。

  經督導組走訪核實,該機構無證、無照,未公布收費標準,輔導對象為不同年級的學生。當時,有3名學生正在做課后作業。該機構負責人表示,機構暑假班的名額已經被全部預定,如若報名,要在新學期開學后。

  此前,盡管相關部門針對校外培訓出臺了相應的政策,但部分校外培訓機構的生意依舊火爆。相應地,一些家長的依然焦慮:擔心不給孩子報個培訓班,孩子就是在虛度時間,會立馬被趕超。

  督導組在貴州省安順市實驗學校初中年級隨機抽查填寫問卷的55名家長中,有18名家長為孩子報了校外學科培訓班。

  在訪談中,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得知,在許多校長、教師、家長心中,“向‘刻苦’學習要成績”的想法在當地比較普遍。特別是部分貧困地區的家長提到,不少校外培訓機構的“花樣宣傳”,加重了他們的焦慮。他們把更多的時間和金錢投在校外培訓機構,希望能提高成績。

  然而,受限于經濟等諸多因素,在督導組此次明察暗訪的安順市、曲靖市,大多校外培訓機構規模較小,做不到運營標準化和教學標準化。

  以安順市教育局2020年公布的該市校外培訓機構黑白名單為例,上榜的114家白名單培訓機構中,超過7成為中小學學科培訓機構,且僅有4家機構舉辦者屬性為企業。51家黑名單機構則均為學科類培訓機構,被拉黑原因主要包括證照不齊全、超范圍經營、基礎設施條件差等。

  在今年1月,曲靖市沾益區也將23家教育培訓機構列入“黑名單”,原因均為證照不全。

  這與督導組的觀察一致:有的機構有照無證,有的機構辦學資格證已經過期,有的機構使用其他機構證照,還有營業執照注明“正常營業范圍應是教育咨詢服務、銷售辦公用品等。不能涵蓋辦學、培訓及舉辦托幼機構”的機構,實際上開展培訓和托管服務。

  而自行印制教輔、布置家庭作業、要求學生利用微信群進行作業打卡、超綱輔導、超時培訓等現象也被屢屢發現。

  更讓督導組感到詫異的是,個別機構還存在應付督導檢查的情況。

  位于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區的學思教育按要求將辦學資格、收費標準等資料進行了公示,但當督導組成員在進行暗訪時,以“孩子需要報班”為由進一步問詢,工作人員又拿出另一張價格表。原本公示為208元每節課的課程變為四個收費段,且首次至少需要購買50個課時。

  而曲靖市麒麟區另一家名為“金諾教育”的機構則在督導組抵達前下發通知,要求隱藏學生名冊、簽字本、課本、試卷等資料,同時暫停線上打卡活動,隱瞞組織小學生學科類等級考試、競賽及成績排名、超綱培訓等信息。

  在督導組召開的相關座談會上,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獲悉,伴隨教育部陸續出臺相關政策,近年來,貴州、云南兩省重點關注校外培訓機構合法經營、安全保障、教學安排、師資隊伍、收費規范等管理制度和辦學行為,出臺了一系列嚴控措施。與此同時,助推中小學生校內課后服務逐漸走向常態化、規范化,以解決家長燃眉之急。各基層學校也有序推進,通過各具特色的課后輔導挖掘學生成長潛力。

  但校外培訓機構要在短時間內步入“正軌”尚有一定難度,是落實“五項管理”的腸梗阻塞。

  云南省昆明市盤龍區責任督學張學昆指出,培訓機構的作業布置量可能比較難以管控。深層原因在于校外培訓機構教師素質參差不齊,但市場需求突出。

  另一位責任督學張艷表示,校外培訓機構特別是語言類培訓機構利用手機布置和完成作業的界定有困難。

  對于線上培訓機構的管控更是難上加難,此次督查組帶來的貴州省有關線上校外培訓機構“學霸君”攜款逃逸有30多條群眾舉報信息,有人甚至被騙數萬元,但當地的相關職能部門均未掌握該線索。

  督導組成員分析,市場監管部門負責接受申請辦理營業執照,教育部門負責辦學許可證資質審批,證在前,照在后,而公安部門、消防部門、街道辦事處也負有監督管理職能。目前情況看,各部門有聯合執法機制,但合作機制時緊時松,在個別階段,其他部門存在配合不密切、履責不積極、監管有漏洞等情況,一定程度上對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效果產生不良影響。

  對于以上問題,參與座談的一些專家建議,必須形成家校合力。校內,提升課堂教學質量,優化教學方式,嚴格精簡作業,切實減輕學生學業負擔,同時,積極開展各種育人活動,滿足學生的多樣化需求,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校外,要引導家長轉變“唯分數論”的思想,幫助孩子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生活習慣、思維習慣與學習品質;相關部門也要結合各校實際情況,引導其把握工作節奏,注重工作的長期性、制度的執行情況和取得的效果,多聽取教師、學生和家長的意見,逐步細化完善措施,穩健推進五項管理落實到位。(記者 王豪)

(責編:溫璐、郝孟佳)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 - 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 男女很黄很色床视频 - 国产精品欧美在线视频 - 电影大全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