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pdb7"></var><var id="hpdb7"><video id="hpdb7"></video></var>
<listing id="hpdb7"></listing>
<menuitem id="hpdb7"><strike id="hpdb7"><listing id="hpdb7"></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hpdb7"></cite><menuitem id="hpdb7"><strike id="hpdb7"></strike></menuitem><menuitem id="hpdb7"><strike id="hpdb7"></strike></menuitem>
<var id="hpdb7"><strike id="hpdb7"></strike></var>
<menuitem id="hpdb7"></menuitem>
<ins id="hpdb7"></ins>
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0-3歲入托率不足6% 我的娃誰來帶

夏熊飛
2021年07月30日08:42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0-3歲入托率不足6% 我的娃誰來帶

  7月21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人口家庭司司長楊文莊介紹,全國現有0-3歲的嬰幼兒4200萬左右。據調查,其中1/3有比較強烈的托育服務的需求,但現在的實際入托為5.5%左右,供給和需求缺口還很大。我們該如何面對1400萬嬰幼兒入托的剛需?特別是在三孩政策落地后,問題也許會變得更加嚴峻。(《光明日報》 7月27日)

  比起生孩子,更令年輕父母煩心的是生完后誰來帶的問題。在傳統鄉土社會,老人幫忙帶孩子似乎是天經地義,但如此“約定俗成”的前提是子女與父母居住在一起,這為隔代照護提供了物理距離上的便利?呻S著城鎮化的推進,子女與父母往往不在同一處生活,這讓老人幫忙帶娃的成本大大增加。

  再者,有些年輕人也越來越不愿意讓老人“背井離鄉”來帶娃,一方面怕累著老人,耽誤他們安享晚年;另一方面代際育兒理念也存在差異,擔心老人溺愛孩子。前述兩個原因還只是“甜蜜的煩惱”,對于雙職工家庭來說,如若兩邊的老人都因種種原因無法幫忙帶娃,那才真是讓人“欲哭無淚”。

  入托剛需在目前條件下也不是無法解決,途徑無外乎三種,一是夫妻雙方中某人辭職全職帶娃,二是請月嫂照護,三是進入專業的托兒機構。但前兩種代價太大,全職帶娃幾乎等于犧牲了一個人的職業生涯,另一方的壓力也會倍增;而聘請月嫂照護費用著實不低,往往不會低于夫妻一方的工資水平,且不少父母也會擔心安全問題,畢竟偶發的傷童虐童案件足夠讓他們揪心。

  而專業的托兒機構,也存在兩個問題,一是數量不多,當前0-3歲入托率不足6%,存在不小的缺口;二是價格不菲,據媒體報道,北京專門的托育機構收費約為7000元一個月,如果有戶外活動場所,價格還將上浮3000元,達到一個月1萬元。在上海、南京、成都等地,民辦托育機構的收費標準,也保持在這個水平?梢,對于現有的托育機構,并非每個家庭都能消費得起。

  當前,要想進一步落實“三孩”政策,提升生育意愿,就有必要盡快解決0-3歲階段嬰幼兒的照護問題。對此,最根本的還是要大力發展普惠性托育機構,把數量提上去、價格降下來、質量強起來,讓有入托剛需的家庭能夠放心將嬰幼兒入托,又不至于增加太多的經濟負擔。

  當前,3歲以后孩子的照護問題基本已經解決,無論是公辦、民辦幼兒園基本已實現全覆蓋。但在許多地區,0-3歲孩子的托育服務還處于斷檔階段。要想填補這一空白,可以借鑒大力發展幼兒園的模式,在政策、資金、人才培養等方面給予更多鼓勵性支持,吸引更多力量進入托育行業,不斷增加普惠性托育機構的供給數量,解決供不應求的難題。

  與此同時,也可以支持用人單位以單獨或聯合相關單位共同舉辦的方式,在工作場所為職工提供福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有條件的可向附近居民開放;鼓勵支持有條件的幼兒園開設托班,招收2至3歲的幼兒等。

  總之,生孩子、帶孩子、養孩子看似是家庭個體私事,但其影響的生育意愿卻是關乎國家人口結構的大事。因此,對于育兒期間遇到的相關難題與壓力,政府、社會需展現出更多作為。入托剛需難以得到高質量滿足,已成制約生育意愿的重要障礙,必須進一步掃清。

(責編:郝孟佳、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日久干草青青视频免费 - 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 男女很黄很色床视频 - 国产精品欧美在线视频 - 电影大全免费观看